春色無邊 



(今年初拍的杜鵑花)

健保IC卡註記安寧醫療 「無法」如願



註記不能等同意願書正本



自由時報 2009.10.05





〔記者鍾麗華/台北報導〕三年前健保IC卡開放「安寧緩和醫療意願」註記,至今已有

三萬人完成登錄,不過,註記卻無法律效力,在緊急狀況下,意願書正本未隨身攜帶,家

屬又堅持急救,即使IC卡讀出病患的意願,但還是會被插管,結果仍「不得安寧」,台

灣安寧照顧協會呼籲政府儘速修法,避免憾事發生。



我國的「安寧緩和醫療條例」實施已九年,不過,推動困難的關鍵之一,就是在家屬與病

患間「拔河」。有癌末婦人希望臨終不要急救,但兒子因為還沒拿到母親承諾要給的錢,

堅持要醫院急救到底;也有女兒不忍心看到父親嚥下最後一口氣,於是違背父親的意願,

要醫師為意識不清的父親插管。



家屬堅持急救 仍不得善終



健保IC卡註記原本應該得以讓病患依照自己心願,有尊嚴地「善終」,但依照現行法規

,健保IC卡註記並不等同於正本,在看不到正本,家屬又堅持急救下,許多醫師為求自

保,也只好硬著頭皮為病患插管、電擊、心臟按摩。



台灣安寧照顧協會常務理事莊榮彬指出,依照「安寧緩和醫療條例施行細則」規定,意願

書或同意書應以正本為之,因此健保IC卡的註記並不具備正本的法律效力;本來衛生署

打算修施行細則,但法務部門認為,IC卡註記欄位過於簡單,無法看到意願書的「法律

要件」,包括兩名見證人的資料、個人簽名等,如果要IC卡註記有效,應修母法,但修

法卻又曠日廢時。



安寧協會設計心願卡 方便攜帶



有民眾認為,健保IC卡註記後還要隨身攜帶正本,相當不便民,進而影響預立的意願。

台灣安寧照顧協會董事長方俊凱表示,三年來,民眾索取二十五萬份的意願書,真正加註

健保IC卡的僅三萬人。該協會因而另行設計「安寧心願卡」,方便民眾隨身攜帶,彌補

IC卡加註不足的問題。



蓮花基金會董事長陳榮基說,匆忙急救如果被插管,只有病患本人事先有簽署意願書,才

能拔管;如果病患沒有簽署,家屬無權要求醫師拔除,顯見預立意願書的重要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早上我爹娘從晨間新聞的讀報看到這則新聞,我娘連忙叫我一起看,

叫我搞清楚如果IC卡註記沒用的話,要怎麼辦。





今年初,我爸媽在我媽社區班,一位生命教育曾祈全老師的協助下,

在高醫簽署了這份聲明,

從此在健保IC卡上註記,要是日後已經病危至無法挽救,

家屬得隨病人心願安寧離開,不得再插管延續生命。





因為這份文件必須要近親簽署同意,我媽填了我的名字,

還記得那時候,她沒有先告知我,

因為沒有本人簽名,所以高醫行政人員還打電話給我要我找時間回高雄補簽名,

但是我只聽到關鍵字:「病危」、「通知」,

緊張兮兮的我忙著打電話找我媽問清楚,我媽又沒帶手機出門,

後來好不容易找到她,還被我痛罵一頓XD



後來回高雄,

我再三跟我媽確認:「簽這個東西不是發生事情的時候就不救吧?」

我娘曰:「可以救還是要救啊!但是如果不能救了就要讓我們輕鬆的走。為了怕你們

到時候做不了決定,所以我跟你爸自己選擇要『好死』,你不要又硬把我們救回來。」

害我爸在旁邊笑得要死,對話相當搞笑的母女兩。





自從我媽接觸生命教育,對於生死的話題,

在我家不再是禁忌,

甚至有時候還會彼此討論起所謂的好死是怎樣算好死,

現在居然能用幽默的態度面對這個話題,我覺得老媽改變很多。





以前念書念到孔老夫子說:「未知生,焉知死。」這句話帶有譴責意味,

是在罵一些只敬鬼神求死後解脫,卻不知道怎麼好好活的人,

可是也就是因為這樣,東方思想裡對於「死」這件事,

總是要等到面對才措手不及,或是遺憾,

曾聽曾老師說過在高醫安寧病房裡的故事,才知道「不得好死」的人還真多,

不是帶著遺憾,就是離開之前還要歷經折騰,

被急救壓得肋骨斷好幾隻,又或是硬生生的拖著一口氣沒尊嚴的活著。







所以我爹娘看得很開,雖然我不知道要是我遇到這樣的情境時,

我會做怎樣的選擇,面對生死關卡,誰都不願意放棄希望,

但至少可以在現在用力的活著,適時把想說的話都說出來,

(我媽現在沒事就會說:我好愛你喔~~聽得我爹很痛苦XD)

讓活著變成意義非凡,還有通往另一段旅程的準備。



蓓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