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以來,包括所有大專院校、高國中小學統統開學,就跟記憶中每年九月一樣,放學時刻,散步走到家鄰近的校園裡,總是可以看到這裡一群、那裏一群的學生們。





新生臉上寫著好奇,在校老鳥則是在約定時間,在操場上面或是辦公大樓旁的空地,忙著社團招生,或是補齊整個暑假沒練到的隊呼,儘管是入秋,可是一切如新的朝氣,卻讓人有種在盛夏間散步的錯覺。





想想離開校園生涯也沒幾年,怎麼就有了這種感慨?在每個年輕臉龐上的微笑、大笑、或是因為喊隊呼喊到燒聲的一臉懊惱,都讓我想起過去的某個時間點,我也曾和一群人這樣大吼大叫大笑肆無忌憚著,就好像全世界只有我們,儘管課業再惱人,有了友情就可以度過一切這種難得的天真,卻真真切切的,在生命不斷往前進的過程裡,就停留在那個時間點裡,僅供回味,卻不能再追加。





十七八歲的時候,想的是未來;而在二十幾歲的現在,我卻已經在回味過去。倒不是因為對現況不滿,而是覺得那份純真難得再來,要再到那種境界,恐怕只得等到七老八十,無誰無我的境界才能達成。





幸好,我想我的那些年少回憶還是有相當多值得咀嚼的地方,昨天下午在操場跑步的時候,想了想,我就驕傲的甩了甩馬尾。





青春嘛,只要不斷回味,他就會像不斷上漆的雕欄畫柱,總是那麼鮮明不已。

蓓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