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了個超長的年假,回恆春跟表哥聊起,

才發現年前他南科的疏運公司要精簡人事,結果他被解雇,目前待業中,

家人們聞言都叫他乾脆繼承我姑丈的綿繩工廠,

專心幫家裡做事,

他只說了聲再看看,姑姑也說不用急,

然後表哥跟我聊起,他有想過以他外向的個性,

也許適合當業務,也適合去拉保險,

可是就是不想繼承家裏的事業,

他說人生方向有很多種,他不想走家裡規劃好的那一種。





過年時間總是很快,

到了初三,跟著媽媽拜訪大姨們,

三姨在四重溪入口的自家民宿開始忙起來,

客人一個一個進來,我坐在她們家客廳,

看著我四個表哥表姐忙進忙出,最大的表姐賣完最後一間房間,

偷空幫她兩個跑上跑下的小男孩擦擦汗,

也跟我聊聊天,說起賣一間房間八百塊,

(民宿這個價錢真的很便宜,有想去四重溪玩的可以找我)

等於是我三姨和姨丈以前幫人家裝洋蔥一天的工錢,

三姨以前的人生過得很辛苦,現在希望讓她們兩老輕鬆一點。





今年楓港車城恆春,沒有什麼落山風,

天氣好得跟秋天一樣,

少了被吹得東倒西歪的木麻黃,

我騎在通往村子的土地公廟小路上,

想起這兩件事,人生的方向到底是很難說,

有人辛苦一輩子,也有在下一秒鐘就逼著要轉彎的時刻,

長越大越明白,這些時刻似乎都不是想像中,左轉或右轉這麼簡單。





我的下一個路口,又會遇到什麼呢?



(照片是回恆春的時候,在老家後院偶然往天空拍,新相機Canon 1000D畫質真是好,天空也很美。)

蓓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