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的社會氛圍很躁動。從張銘清訪台開始,再到陳雲林、圍城衝突、野草莓靜坐,再到這一兩天的扁家案收網,每天看到的新聞,總是充滿兩方人馬互嗆不友善,或者是諷刺的社會言論。





 一個社會的組成,每一個分子那是那麼容易說得清?每種看法、每種言論、每種行動,卻好像都能被輕易的劃分為兩派,對立而行,有趁勢而起的,也有依勢而起的紛亂,每個人都有理,高喊著自由人權,然後聽不進彼此的意見,因為既然意見已經根深柢固,自然也就不需要聽別人說什麼,就像小朋友在桌上劃的那條楚河漢界,不問越界的原因,只在越界以後,換來無盡的爭吵,和難以癒合的感情撕裂傷。





 最近好多病正在周圍流行,一種是急尋出口卻沒有道路,躁動得不得了;也或者根本就安於自我想法的繭裡頭,遊離得不得了;也有種是甘願活在謊言裡面,鄉愿得不得了;但我覺得更多的是,人人堅守己見,牛逼得不得了。

蓓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