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知道怎麼看待這個狀況,總歸一句:解釋總是趕不上誤會。





任何一個身邊的朋友,我都有重視你們每一個的地方,

好惡明顯,所以對待人是不是真的,往往一眼都會被看穿,

大概就是這種急又直腸子的個性,

有時候說不出口,又不會轉彎,

事情就這樣像脹氣一樣搞的胃痛頭痛生理痛。



正因為覺得朋友間應該自然而然,

不是誰綁著誰,也沒有什麼行為是應該不應該。

沒有人是受害者,或是誰應該要難過,

如果癥結在於認知不同,那也沒有誰應該要道歉,

至少在我眼中是這樣看待。





悶氣來源不在於誤會本身,

有個契機,講開就好,

而不是連講的機會都不給。





再怎麼樣,情緒都不該這樣給。





每個人都有生活要過,

工作和人生都已經很累

沒必要額外的時間再為誰、再扛誰、或是再戰戰兢兢的面對誰,

莫名奇妙的給,我連怎麼被判死刑都不知道。





相當,相當,

莫名奇妙。



蓓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