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瞌睡 

(貓是很神祕的動物啊,每次看到有貓在打瞌睡的時候我都會這麼想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女孩在捷運第一站上了車,天氣冷,為了保護涼涼的支氣管,戴起了口罩,整張臉只剩戴著眼鏡的大眼睛溜溜轉,他選擇坐在慣坐的進門的對面坐位,還沒有甚麼人上車的時候,可以看到對面車窗裡面的自己,整整自己的頭髮,列車警鈴響起,列車離開了第一站。

 

下一站,上來幾個提著大小行李的旅人,都是二十好幾的年輕人,好像剛從國外旅行回來,雖然是下班時間,卻絲毫沒有倦容,一夥人笑笑鬧鬧,有人坐在跟女孩同一行坐位,有人坐在女孩對面,偶爾夾雜幾句哥兒們常用的台語問候,女孩感到有點不自在,卻也好奇的猜想他們從哪裡回來,但總歸應該不是出差歸國,要是出差,哪有那麼好氣色?想到這個自覺合理的推論,口罩下的嘴角揚起一個讚許的微笑。

 

坐在女孩對面的其中之一男子,一坐下來的時候,女孩就注意到有一支塑膠打火機從男子左邊口袋滑出來,掉在坐位上,男子沒有發現,依舊在跟夥伴討論旅程的種種,女孩本來想提醒他,沒想到馬上就有一個背著大背包的上班族,在他旁邊坐了下來,大背包放在空位上,恰巧遮住了打火機,於是女孩便有點不知怎麼開口,心裡想著:「也許他下車前會轉頭看看左邊的空位吧!」,女孩忽然發覺,全車彷彿只有自己知道這麼一個秘密,這種小小得意的心情,讓女孩不免帶著有點興味又惡作劇的眼神,盯著打火機所在的位置瞧,原想打盹的念頭也煙消雲散。

 

過了兩站,人變多了,車上坐位旁邊,漸漸站滿了下班下課的人潮,兩個中年男子上了車,穿著皮夾克汲著藍白拖,嘴角還有點紅紅的檳榔渣,他們小聲的討論工作的事情,專注於打火機的女孩也注意到他們,背著大背包的上班族終於起身,女孩想:「那男的總該發現自己打火機掉了吧?」,可惜,就如同電影演的一樣,只是將脖子輕輕的轉個180度就能發現的事情,那男子始終沒有轉過頭,直到他在大背包上班族的下兩站下車。

 

對面大多數的乘客們在大站下車,女孩對面的空位頓時空了一半,打火機,就孤伶伶的躺在女孩對面的坐位上。就算有想坐空位的乘客瞥見,多半也裝做沒看見,女孩算過,總共有三個婦人在大站之後坐下來,可是都刻意的避開躺著打火機的那個座位。

 

直到,婦人也下了車,那兩個中年男子終於有空檔坐下來。其中一個男人終於正眼瞧了打火機一眼,然後,從容的就像拿起自己的東西一般,收進左胸前的口袋,跟自己的長壽放在一起,長相左右,若無其事的跟另一名中年男子聊天說笑。

 

目睹整個過程的女孩在男人拾起打火機的同時,錯愕的愣了愣,啊,沒想到這個秘密會是這樣收尾的 啊,戴著口罩的女孩想。

 

 

 

 

蓓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