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戮的艱難

(圖片摘錄自博客來)

 

寒假抽空終於把這本書看了個八成,說八成的意思是,有些章節我不見得贊同,所以比較匆忙的跳過,這本書是以散文方式寫作,但是並不建議午後等休閒時光閱讀啊。

 

老實說,我很佩服作者張娟芬的勇氣,或者說是這群發起廢死刑的社會人士的勇氣。在我的想法裡,姑且不論支不支持立場,膽敢跳出來挑戰社會主流意見,甚至於法制結構,意圖讓社會制度更完備的人們都值得佩服(當然,我是指精神而言,手段的話則見仁見智,有些社運「團體」或者應該稱做「群眾」的做法,有些實在讓人不敢苟同。),廢除死刑是個很敏感的議題,去年2010年更是轟轟烈烈,一路延燒讓前法務部長下台,再看看今年上個月疑似軍法槍絕無辜者,而引發的社會輿論。廢除或不廢除,人人心中似乎都有一把尺,就勁甚麼是社會治正義?又或者出問題的不是維持正義的初衷,有問題的是這個制度?

 

回到這本書來看,我最大的收穫大概是滿腦子問號。

 

認真說起來,我並不支持廢除死刑,我跟法律不熟,就一個老百姓的立場而言,如此最終型罰的存在,就算只能起恫嚇作用,我都覺得這社會似乎會比較安全。就像我前面寫的,我覺得有問題的不是這個刑罰本身(當然,如果要講求人權,我認為可以讓死刑更人性一點。),有問題的是整個司法審查制度,還有如作者提的,台灣缺少對受害者遺眷的支持體系,當然更不可能叫受害者家屬談寬恕,這也是去年我覺得最扯的一個論點,而這個論點偏偏是出自領導階層口中,然後打翻一竿子努力提起死刑存廢討論的社會運動人士。

 

死刑存廢與否不是不能討論,只是要站在甚麼角度、用甚麼心態來討論這件事。執行死刑到底是不是甚麼正義,或是就像小孩子打架一樣,你打我一拳我回敬你一腳,最後儘管達到報復的目的,可是兩邊都受傷。也有人說,法制單位執行死刑,以牙還牙,輕易的奪走生命,這樣跟殺人犯的行為有甚麼不同?在我看來,這都不足以說服我質疑死刑的正當性,我相信殺戮是艱難的,可是在犯罪的前提下,槍下的生命不能再跟一般人同一而論。

http://3.bp.blogspot.com/_AQqgsv1AXyY/S96p4v6Yy0I/AAAAAAAAF88/jSP43jmBFoA/s1600/%E8%A7%A3%E5%9A%B4%E5%BE%8C%E9%80%90%E5%B9%B4%E5%9F%B7%E8%A1%8C%E6%AD%BB%E5%88%91%E4%BA%BA%E6%95%B8.jpg

然而,死刑還有一個很大的爭議在於不可回復性,若有誤判,這可不是申請國賠就可以了事的。那是一條人命,人命哪。這樣一想,所有的問題又開始無限迴圈的畫不出個所以然。死行最大的功能在於恫嚇,與對受害者及其親友的法理和心理補償,另一方面,「也許」是促進台灣社會的安定和安全,畢竟誰都不想讓罪大惡極、窮兇惡其到判無期徒刑的罪犯,在關了若干年後因為「表現良好」,再回到社會。不是說沒有悔過的例子,只是再犯的例子也實在是不少(性侵犯尤其可惡)。

 

死刑有這樣的功能,而這樣的功能可能被其他刑罰取代嗎?若是不能,卻又要兼顧「正確的正義」,似乎就該把問題回到如何判定的過程中,誤判不是因為死刑才存在,可是誤判會造成死刑執行後很嚴重的後果。那麼可以因為要避免誤判而不要死刑嗎?似乎又太因噎廢食。諸如此類的問題,讓我看這本書時必須看一會就休息一會,想這些問題其實非常掙扎,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有個對錯。

 

只是,作者常常提出了個問題,在書中卻沒有更有力的論點來支持他的立場,例如:台灣一年執行了七個死刑,他認為比例之高令國外人士嘖舌,但是反過頭來想想,難道這七個都是誤判嗎?還是七個罪犯其實都罪大至死,那麼,就算一年判了七個死刑,又怎麼樣呢?像這樣的問題,似是而非,當下也許會覺得很有道理,不過再認真想想,卻發現作者沒有給任何答案。再者,書中大部分都以死刑犯的角度出發,受害者家屬的意見幾乎是看不到,這也是看了幾篇別人的心得感後,大家共同批評的一個部份。

 

不過能有這樣的討論是好的,而且這本書把各國的死刑存廢和台灣死行存廢的歷程,做了一次總整理。司法不會是完全的正確,而要跟上時代的變遷而行,也因此我佩服這位作者的勇氣,只是他拋出了太多現在看似無解的問題,我們很難用機率判斷諸如「有死刑,犯罪率低;或沒死刑,犯罪率高」這樣的數字,說明要或不要死刑,死刑執行之下,服刑者只有零和一的差別。也因此這個問題顯得更為審慎和讓人關注。

 

跟此書有關的延伸閱讀:

體系認錯之艱難  何榮幸

http://blog.chinatimes.com/turtle/archive/2011/02/06/605172.html

關於死刑,我想說的是...  簑犁

http://blog.roodo.com/solibizi/archives/11929945.html

死不死!人間價值    漂浪島嶼

http://blog.yam.com/munch/article/27666576

從《無彩青春》陷入《殺戮的艱難》-專訪作家張娟芬

http://www.pots.com.tw/node/6982

公共電視有話好說

http://talk.news.pts.org.tw/2010/05/4.html

 

 

蓓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