慢慢散步的南瑪都颱風總算消失,經過了三晚的大雨,空氣恢復了乾爽,儘管沒有太陽露面,涼風吹拂也是挺舒服的。趕在開學日和颱風攪局前一天,我趕著搬到台南的新住所,結束前一年的租約,暑假回高雄待了兩個月,這次再度風塵僕僕帶著一車家當,搬家的前一天,我認真的回顧了一下,從19歲到台北念書、工作,之後到台南念書,每年的夏初我都忙著搬家,沒有一個地方住超過一年,這也練就我一身打包的功夫,打包速度快到我媽驚訝不已。

 

回顧這段搬家歷史,一路不少血汗,搬得腰痠背痛、呼天搶地,每次想起來我都嚷著:「下次我不要再搬了!」可惜,人生是變動的、房子是別人的,時間滴滴答答走到位,還是要包袱款款迎向下一段人生,外加一大車的個人家當。剛上大一,老媽陪我拿著一只大行李箱,風塵僕僕的搬進政大宿舍,那是第一次離開家,日用品根本搞不清楚多少錢的年紀,卻瞎買了一堆家用品,像是一個小到不知道拿來幹嘛的臉盆,一切都只是因為剛離家的新鮮感所造成的失心購買。

 

大一升大二的時候,原本想著學期結束還可以延後幾天搬,殊不知政大大一專用的女一舍是暑假營隊的愛好,學期結束的隔天,被舍監逼著搬家,跟著一幫中南部姊妹,房間根本都來不及打理,就忙著搶手推車,硬是在小雨綿綿中搬到側門對街的女七舍,當時的七舍破舊不說,更慘的是同時要忙營隊,無暇整理剛搬來滿坑滿谷的行囊,每天忙完營隊,連衣服都沒時間洗,房間就像福德坑,大概也就只有在那種不顧一切的熱血情境下,才會覺得睡垃圾場都是香的,何況那時候政大宿舍是沒有冷氣的。這時候我的室友是阿容和Novia以及偶而出現的郭千千,大學報和文化盃幾乎榨乾我全身的精力,但我回到宿舍後還是有力氣念念Novia到處在房間裡旅行的鞋子,或是跟吳岱容抱怨發瘋。那一年,忙亂得幾乎沒有甚麼自己的時間,回到宿舍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睡倒。

 

大二升大三的搬家,依舊忙亂,這一次搬到外頭去住,是個有廚房的一樓公寓,第一次知道台北租屋和通馬桶的價格,還有熊威超市一點都不便宜。當時的室友是阿草,隔壁住的是鄧鄧,原本是隨意的組合,沒想到這樣的三人組合卻延續了兩年,這一年的租屋生涯非常精彩,偶爾跟對面學姊養的貓對決,把他從鄧寧的床下抓出來,阿草堅持營造的Fancy空間也讓我們兩人的大房間,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詩情畫意。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阿草比我還不會安慰人,在我因為失戀大哭的時候,他第一件事居然是落跑去隔壁找鄧鄧求救;而鄧鄧的白目可愛我也是第一次見識,總之,是不足為外人道的內幕。

 

大三升大四,抽回學校宿舍女九舍,號稱政大當時最高級的宿舍,所以也都保留給大四或研究生居住,這時候房間裡有冷氣,大樓還有電梯,宿福會逢年過節會叫你去領月餅,颱風天會叫你去領泡麵,這裡的漫畫也不少,只是都比較舊,不過沒關係,因為不遠的側門對面開了白鹿洞,那才是我們電影或漫畫食糧的來源。我選擇我最喜歡靠窗、偏裡面的坐位,大四的我們各忙各的,風格各異,可是生活該調劑的時刻依舊沒少,鄧鄧會下載美少女戰士強迫推銷、阿草淪為被欺負的角色、我置身世外、一起住的學妹則是時刻傻眼。住完這年,也要搬離待了四年的木柵,

 

畢業後搬家的那一天,我記得九舍地下室呈現非常可怕的風景,原本我只是想把一些衣服拿到地下室回收,一下樓梯卻看到滿坑滿谷的衣服、收納用具、棉被、床墊...都是搬家時後清出來的,堆到根本沒有地方走,也搞不清楚哪些東西到底要回收,看到這些,不禁感嘆資源浪費有多可怕。這次搬家比較輕鬆,叫了搬家公司,只是我的室友換成了小綠和鮮鮮,而一搬就搬到中和交通最亂的中正路。我們住在公寓五樓,樓上有個不曾蒙面的租屋客,他養了一隻狗。我時時要扛著一堆東西和大筆電、穿著高跟鞋一爬爬五層樓,體力莫名的好,這時候也是兢兢業業踏入社會的開始,那些日子,我們最常做的事情,是分享彼此工作的近況,然後大笑或大哭一陣。

 

又下一年,我搬到復興南路跟高中好友一起居住,一樣是公寓,樓層卻是六樓。這一年搬家一樣叫搬家公司,還多了個男朋友,好像有比較輕鬆一點點。離這裡沒多遠就是台北東區,逛街的頻率增加,花錢的速度也倍增,每次只好安慰自己是為工作準備,但心裡知道這些都是合理化的藉口,這是我在台北最靠近繁華中心地帶的一年。

 

之後,辭了工作回到南部,先是把兩大箱的書全寄回家,挑了個周末,請爸媽起了大早,從高雄開車上台北,足足把一台Freeca塞全滿,剛好預留三人座位的狀態下,出發回高雄。老媽說一個人怎麼有辦法這麼多東西?我說,這好歹也是我在台北六年的記憶,記憶是有份量的,如果以這個分量來說,我已經算很會分類和儲藏的人。回到高雄、卸貨完,我坐在久違的房間裡面,卻像坐在慈濟回收場,花了兩天才把東西都歸位,這時候我修正我兩天前說的話:記憶不只有分量,還很占空間。

 

加上去年在台南,以及今年要繼續在台南迎向碩二的時間,我從19歲之後這段搬家流離遷徙的時間,即將邁向第八年,東西堆了不少、也丟了不少,我點了點,手邊現在還留著從第一年在外就保留至今的東西只剩下:一台吹風機、一個杯墊、一個馬克杯、和一個大行李箱,就連最隨身的電腦,都換到第三台。生活的流離宛轉,似乎讓身邊沒有甚麼長久可以保存的東西,唯一能保存的只有這些點滴回憶,還有居處周邊的風景與記憶。只是,如果可以的話,我希望下次遷徙的速度可以慢一點,老是這樣轉阿轉的,真的非常累人哪~

蓓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